我被囚禁于此

每天早上房门打开,放我去更大的

牢笼,有人在晚上抓我回去

我的一切都被照料,而唯一的敌人?

敌人即是自己的天性

谁不喜爱在天台上眺望

觊觎过往的飞鸟?真可惜我没有同样的翅膀

我的胡须太短,无法将欲望碰到

我已度过太久的幽禁

牢笼也融入我的身体

也许,在牢笼中,只有在牢笼中

看到的天空才最为神秘

高天之鹰所听到的风声

则多了几许现实的凌厉

我朝夕相处的宿敌!听我诉说

这场战争并非因你我而起;

但也是它,将我们变成了别的东西,

仿佛体内一个膨胀的器官,

使我面目全非,使你只剩下可鄙

牢笼打开的那一天,我总是

仍愿冲出去,呼吸不属于我的空气

为了她,只为了她——那一刻我连生命

也没有顾及

继续活下去,食盆里有最

精致的食品,猫砂每天都被我清理,

继续活下去,接受我的抚摸,

我的亲吻,我的爱意。我的猫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