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们都渴望在灰烬中觅得痛苦
因为没有故事不曾因痛苦而深入人心
而那些甜蜜的结局
仅仅因为是结局而显得甜蜜

木屑与沙土的掩埋下
如死去动物眼睛的是三封
泛黄漫漶的字迹
作者盲目幸福地高声咏唱,
又盲目哀伤地涂抹幼稚的泪滴

他这样莽撞地不顾一切
仿佛已经预料到燃烧此生的结局
那扑火的飞蛾是他的楷模
——是的,毁灭将是他光荣的命运!
如他所愿,废纸堆里找不到回音

——那一次次放在信首供奉的名字
最终也未曾到落款屈居

2019-8-20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