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网站年度总结

2020年九月,我们过完高中最后一个暑假,乱哄哄地聚集在教室里。班主任戴老师看着我们,说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话。他的大意是一年以后的今天,我们各自会在哪里?

很有趣的问题。事实上,在毕业后,没有人留在无锡。无锡只有一所江南大学,可能实在有些限制了。我们辽阔的毕业地图,南北从哈尔滨划到香港,由我和我的同桌充当边界的守望者——曾经在教室里最近的两人,如今有了最遥远的距离。2021年是巨变的一年。

我的2021以六月为界划分出两个恍如隔世的部分。上半年,我拼命地复习高考,用力地、最后地嘶吼自己那不切实际的梦想,同时坚持两点睡六点起,黑夜地图的最后一点内容接近完成;下半年,拿着意料之外的高考成绩,我来到了意料之外的香港,进入了大学时代,很快就有了两点睡十点起的阴间作息。而中间的过渡期,诸如去南京的“自招”旅途,是一些短暂、魔幻而又滑稽的经历。这是人生的时代改变。命运是无情而古怪的。还有很多细节,直到未来才能看清它们对我的命运产生了怎样的改变。

我十分愿意用不贴切的荒唐名称来给时代命名,毕竟这是我的时代。毫无疑问,我要将高中三年,乃至于假高一,命名为黑夜时代。而开始的新时代,应当命名为工地时代,因为省锡中将建造一座塔楼作为新地标,而我们的大学将在这三年建造一体化健康大楼,学校一小半的面积都成为了工地。

我仍然处于迷茫之中,我的高考考的很差,甚至对于自己的梦想是什么都开始追问、开始犹豫。但是有一点已经明确:梦想并非只有一种实现的途径,实现本身在现实中也并非只有一种形式。七月出成绩的那几天,我不停地在外面游荡,我想要给自己一个解释。直到最后我也只是稍微清楚了一个点,知道了自己想要的其实是自由。我要取得尽量多的自由:财务自由、精神自由、情感自由、学术自由、人身自由等等。我进入了一个创立时间十多年的小学院,院长和我说,要自己主动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我相信这个精神可以成为大学时代的指导思想之一。

现在来说说我的网站。2021年,由于高考和升学事务,我的原创作品相对较少,而创作轻松、抒发情感的的诗歌作品则反而增加。网站新创建了随记格式,记录思考性的文字。此外,在来大学前的毕业假期,我电子化了一些以前的周记。这些周记可以算是高中精神生活的一个见证。当然,以后如果要继续完成这项工作,我大概率会直接扫描周记了。

今年九月,我在fandom和wix上分别建立了留客雨分站。 Fandom似乎主打的是社区类wiki,个人网站用fandom实在有些不合适。而wix 作为一个更现代的网站代理商(但不是wiki格式),可以使网站有更多的可能性,代表了一种可能的未来。不过目前我在分站上没有做什么工作,只是相当于种下了种子吧。此外,我送了钱沿一个网站发展生物竞赛,不过目前他似乎没什么动静。

从十月开始,我开始了黑夜地图系列的创作。这是一个回忆性质的、以空间为依据的宏大写作体系,笼罩在同样一个世界观下方:我记忆中的省锡中周边地区。命名为黑夜地图,是因为很多核心的故事就发生在高中时期我偷偷溜出去的深夜。它是一部“四库全书”,明确了高中时期一些模糊而魔幻的回忆;也是一篇历史决议,总结这些对我的灵魂造成深刻影响的故事,以冀获得启发以及未来的指引。写这篇年度总结时,我刚刚完成了系列第二篇《橡树湾》。希望在完成时,总共能有不少于二十篇——那样就是十万字左右。

高考前几天,爸妈曾经去惠山顶上的道观占卜,道长说我将要前往南方。还真tm的准。考完试我们还去爬了山想要还愿,可惜由于疫情,道观被封了。那么一路向南吧,正如道长所预言的那样,我驶上南方高速,难以接受的天方夜谭快得荒谬地成为我的日常;而未来的端倪,也正像这极端拥堵的车流,除了一些毫无意义的闪烁,一点也不愿意显现。南方高速,内涵是我们高速改变的千奇百怪的生活,而非我们向着未来的高速行驶。但我不会着急,我将给予其意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