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

“蒹葭白露伊人在,咨问江天亦快哉”

那是一个并不过于明朗的晴天,适合回忆和孤独的好天气。

我一个人,走在湖畔。行人像远方几朵似有似无的残云。然后我倚靠在湖畔的栏杆上。

讲到这里,聆听的耳朵会开始想象,他们已经默认一些故事将要开始了。

但是,亲爱的,什么都没有开始。所谓的重要的事,都离我很远。没有什么故事发生在我身上。也因此,我越来越深地躲藏起来,不让它发生。

而那些幻影,也不知何时消失了。我才认识到幻影是光在真实上投射出的光影。

我仍然在这里,这个对我来说荒谬的地点——我不应该存在于此。此刻我应该在自己的真实里,而不是在赛车游戏里的地图上四处探索。

可我真的无法面对真实。

我们做的每件事都使我们更加接近美与真实——我们的世界就是永恒与无尽,与整个未知没有区别——我在湖畔曾经为了这些事感动过。那不过是天真的妄想罢了。可是那感动如此真实和坚定,以至于使我误以为已经找到了答案。

但我仍然应该感谢,感谢又在妄想之地从焦虑中得到短暂的解脱,感谢使我最终确认,生活还是在靠实际的力量在推动。

我倚靠在湖畔的栏杆上,我能看到湖面的波动和每一条无法言说的涟漪。我还看着远山,那里马上将成为我的新家。

一切都是沉默的。这是此时的真实。只是在那木质廊道上还有隐隐约约的旧日的光影,让人难以去面对。

2020/3/26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