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物招领

“随便编一个故事吧,”我一边用我的第二咽弓撕扯曹添乐一边说,“我可以允许你做那个举着铅笔的螃蟹。”出人意料地,他欣然拒绝了,于是我拉着他躺下在夏日的蟒蛇林下,用即将使他窒息的保温杯逼迫他(天哪他快要被淹没了)逼迫他丢弃自己的名字,从此成为我笔下的一只母鹿或当我抬头时看到的天花板上的斑痕。他呼救时用的第三个比喻救了他――他大喊:“我就像那棵爬满柑橘蝇的柚子树上人为挂上去的梨,天哪让我掉进江苏省盐城第四十中学的中央锅炉吧求你了!”那么我还是只当你是面包里的薰衣草罢了。我故作得意地拍了拍手,一只蚊子落了下来,尽管这个奇迹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是想让那个燃烧猫作为动力的巨大机器再次动起来而已。要不抠出你的扁桃体作为它的最后一个螺丝?天哪你的扁桃体长满结石。它们如同猫和水一样柔软,一样骚乱。

动物行为学
动物行为学
动物行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