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想要杀死猫的夜晚


手表是乌云中的飞鸟

漂浮着的青蛙纷纷对它嘲笑

伤口排出的烟雾飘向写字台的地道

在那里以墨水为食的土著挥舞脆弱的大螯

叹息声充斥在厕所里的祷告

我们嬉笑着给章鱼穿上闪亮的夹袄

厕所外花园的最后一只夜莺消失在午夜的波涛

在那永恒的沉默中沉默褪去它的衣帽

你沉迷于吸食蝗虫无尽的触角



手表与幻想由于实在受不了自己而坠下

虹吸式口器的鲨鱼在表面的反光后暗自咆哮

怪兽们即使乖乖卧倒也未曾停止撕咬

当它们听到机场里的铃铛和

塔楼顶为悼念生者而奏响的礼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