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忧郁——博德莱尔,外研社版


有时候,教世上那些幸运者知道,还有一种幸福比他们的更高、更广、更纯粹,这是有益的,哪怕暂时挫伤一下他们愚蠢的自负心。殖民地的建设者、人民的牧师、浪迹天涯的传教士,他们对这种陶醉,可能是知道一些的;在由他们的才能所创建的大家庭之中,他们有时也许会嘲笑那些为他们如此动荡的命运和如此清纯的生活表示怜悯的人。

——《群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