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柳色

从来墨客爱生愁,怕见杨花逐水流。

三径稻香疏古柳,一江荷绿映行舟。

浮云化去漫天雨,落日斜依野渡头。

故里何时还作客?涛声如旧梦含秋。

作者佚名。
很久以前某天在家里水的时候,看到电视里正在放一部关于景德镇的纪录片,我其实没有多大兴趣;
但是它就突然放了这首诗;而我突然想把这首诗记住。就是这么的自然。
我经常无缘无故想记住一首诗。是因为它触动了我内心某些落尘已久的幻想,还是仅仅由于妙不可言的缘分?
上次有这种感受,还是在《钱塘湖春行》。

最后我几乎遗忘了它;
直到最近英语复习module4的时候,我在这个课本的扉页看到很丑的但分明是曾经的我写下的句子:


“浮云化去漫天雨,落日斜倚野渡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