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日的故事

今天恰好参观日,很多人过来。大部分人会因为谨慎不过问我们在干什么。但我是被逼的。

谁叫教室里的饮水机坏了,生物办公室也没水了,李桉还倒了最后一点热水喝。

于是你们看到了,先生们,谢谢你们,因为实验员为了你们这些参观者敞开了准备室的门,也向我敞开了一升量大烧杯,石棉网,加热铁架,酒精灯和打火机。

先生们,不要询问那是热水器还是加湿用的,请尽情欣赏人文与科技的结晶,本能与知识的荟萃,那一升冒白气的水,用李桉的温度计精密测定温度,在55℃时放下面饼,为了掩人耳目放进洗试管的水池(就像三体Ⅲ的水星基地),用消过毒的角匙顶住面条漏掉热水,加入酱汁,一碗盛在1L 玻璃烧杯中的双倍辣火鸡面大功告成。我们(或许没有们)完全可以用恒温锅或者电磁炉,但为了看到明火,作了这样的决定。因为这英明的决定,事后的每一次回想都将与那古老的在海马之外的在山洞中在草原中在乱石外蜷居的记忆遥相呼应,与此同时一起被铭记的还有一边用洗洁精洗烧杯一边感到的三叉神经的剧痛。


我只吃了三分钟。
事后没喝一口水。我太强了。

2020.1.20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