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水

我曾登上废墟眺望你的城廓
地平线上风尘散去,那刹那笑容随泪水洒落
在筮卜的指引下,我曾草率地予你一生之托
像坚信你的誓言那样坚信
自己已经历所有磨难,
再没有什么能把你从我身边抢夺
从此日夜守在窗边盼着秋风拂过


这些天里我伫立在淇水河畔
回忆着我的过往,那些可能那些必然
豆蔻年华时对爱情最痛苦的假设
如今看来不过是扭曲的浪漫
对于你的背叛,
我已经剥夺了自己流泪的权利

淇水河畔曾有开放的梨花
它的芳华引来路人真诚的景仰
它的果实采摘来,放在神像和筷箸之下
它的树枝被人砍伐,放进炉膛噼啪炸响

淇水河畔曾有和鸣的鸠
如今雌鸟在冬日悲凉地哀嚎
夕阳下的复关仍是当年的模样
波光里的淇水永不停息向前流淌

我曾天真地相信你的山盟海誓
直到岁月在粉腮上长出苦难的枯枝
那正是梨花烂漫的时节
淇水的洪流滚滚向前,永不停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