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那首诗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新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

这首诗,叫《钱塘湖春行》 作者白居易。

初读此诗时,我才二年级,是在老师提供的阅读材料中无意翻到的。当时粗略地看了看,没有特别的感悟,匆匆默读一遍便过去了。

再读此诗时,我已四年级了,老师要求我们背诵这首诗,于是我开始真正地了解这首诗了。诗中的语言带给了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往雅了说便是清新脱俗,往俗里说就是三个字:高大上!于是我以从没有过的热情背了它。闲来无事时,就以悠闲的语调缓慢地背诵,感觉自己真的脱离尘世了。正如东晋士大夫饮酒,服五石散。现在想起那坐在座位上闭着眼背一首游春诗的样子,不禁觉得十分好笑。看来那时的自己可还是没有完全看懂这首诗的意思,只是享受其中无忧无虑的意境罢了啊。

到了初二,作业量几乎是四年级时的两倍,便慢慢忘记了这首诗。直到翻到了第四单元的古诗三首,才觉得似曾相识,回忆了起来。字自然与三年前所读的无甚两样,可是即使让老师讲一遍,即使令我懂得了“几处早莺、谁家新燕”的内涵、奥妙,我也只能依依稀稀感受到诗中的意境。而除了回忆那时遗留下的一点感情,我也再不能领悟那个十岁的那个不通诗意的我的不一样的领悟。这份失落,就像旧友相见却叫不出姓名,就像遇见自己的初恋情人却只能在内心里默默地说“爱过”1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无意间想起上课开小差时,老师的一段讲评:“早莺、新燕、水面初平、乱花渐欲迷人眼和浅草都可以说明,诗人是在早春时节游西湖而写下了这首诗的。”2

一颗早春的心,是能比一颗快要入夏3的心领悟得多的。

猝然豁然,黯然。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