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故事

没有希望又不至绝望那样直白

鄙陋的极点是习以为庸常伦事

衣柜木板上的歪斜和羞涩

那字迹是盲目外表下原始的浅薄

这份炽热有人不屑一顾有人冠之纯浓

千百年来无数次重复已毫无了解的

必要,只有蚊蝇仍然留恋残渣,尽管它也是

历史的沃土,我们的来处

无数故事被讲述!拆迁房裸露的

墙上用喷枪发出的情感

我们不再被流传的灵犀玉蟹

它们恣意扭动进你我的耳朵

棕色的皮肤,皱纹和白发

龟裂的双手,孤独和沉默

我们忍不住的倾听,并不止于

它们的召唤和内心的不安

或许还有更多、更不合逻辑的理由:

未曾经历的遥远世界,空旷无人的领土

却又被或许尚未存在的故事与离别浸透

荒芜才是真正的宏大

正如 埋葬新娘的坟冢

正如 隐藏JK的三流高中

不停引发我的躁动。

1.jp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