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手与大胃王

讨厌一个人,很想让他难看一次,这其实是一种想要分个输赢的想法。但是很多时候当竭尽全力终于实现了这个想法,可能自己就变成了和他一类的人——曾经的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就像一个摔跤手和大胃王,两个人要分出输赢,怎么分?是摔跤还是比胃口?两个人肯定会各自选择有利于自己的领域,在这件事上争吵不休,同时极尽嘲讽之能事。最后事态就演变成毫无意义的闹剧。事实上,要比出个胜负,那肯定得在同一个领域,同一套规则下。和任何人争斗,无论怎么发展,双方必定会越来越相像。但是不是说要避免争斗——并不是所有的敌人都是讨厌的人,相爱相杀也并不罕见。还有,如果胜利的奖励足以让自己付出成为曾讨厌的那种人的代价,那么当然选对自己最有利的选项。

讨厌一个人,和与他相像,正反的因果关系都可以成立。

社会阶层相似的人,其实很难在没有社会的参与下比出价值上的高低。在社会活动中,有职位高低、收入高低,这些简单粗暴地划分了价值:人是极其多样化的,有着无数赛道,无数规则,无数标准,然而物质决定的社会地位是其中的主导。在社会身份因素的缺位下,比如网络环境中,就这么对线,很难分出来个对错输赢;又比如两个地位差不多的人彼此讨厌,那就是一件很恶心的事了。

更恶心的其实是两个地位相近、彼此讨厌又在同一个领域努力的人,他们在这个领域的竞争是很令双方难受的:他们绑在了一起。而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还是最好一边庆幸自己不用和讨厌的人绑在一起,一边火速逃离和他有关的世界。毕竟,和他争只会使自己越来越像他,而胜利也并没有什么值得的奖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