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20180914 一个可爱的高一生在熟悉的校园里感受到了什么?



2018914


真不清楚是谁发明了周记在这种东西。是那种不想写日记的懒汉,还是1997年的学校里面衬衣别进裤子里一显长者风范的古板校长?我觉得周记真是尴尬的存在,因为这时的回忆还没有结出果实,也不再像当天那样嫩嫩的能挤出汁来。正是青黄不接的光景,冷不丁的让我来写日记一样的“记”,要包括一周的记录,要总结反思。让我觉得很突兀。

这一周确实是充实的,搞了很多事情,比暑假里快乐了些许。进一些新的团体,报名一些新的活动,交一些新的朋友,与老朋友发展友♂情,这令人激动、幸福。好像冰层融化了,寒武纪结束了,新的纪元开始了,新的快乐给我以别致的感动,从未体验,无与伦比。

学习上来说,我还没有真正地找到上道的感觉,浑浑噩噩,磕磕碰碰,大概是暑假里荒废了生铁一般的灵魂;不过倒也融入了和我一样的新集体。我觉得我们还没有真正地苏醒过来,我们的展示需要时间,勤奋的精神也要重新拾起,正如已封存的红酒要倒入醒酒器一般。我相信我的现实和我的思想将是一致的,即使我的态度还没有端正过来。但我有时间。(sure?)我有时间和同学们一起完成这件事,在学业与诱惑与竞赛、合唱三者中保持平衡。

一个修道院中的隐士是可敬的;更可敬的是官场中的清官,办事的那种。

批文:文采确实不如上篇,但依然有诸多亮点。9.2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