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20190522 虞美人▪舞女



2019522 5171321



虞美人▪舞女

轻启玄匣,檀木盒中,丹砂伊人所赠。
凄凄朱红容损,凝望无言。
想当初情深切,枉费我,殷殷香结!

回望眼,理云鬓,博镜中人空叹。
荒山花开花落,无人赏,濯与污秽谁堪!
拭去余红,丝丝牡丹泣血。横卧泪湿鬓角,
起复着,金钗银钿。强颜笑,云步花舞霓衣飘。

  1. 第一个使用的意向:即将用完的丹砂,象征了舞女愈发触不可及的爱情(虽然我不知道丹砂能不能用于化妆)
  2. 殷殷香结:古代女子有在早晨将一种叫做结香的植物的枝条打结的习俗,以此祝愿自己的爱慕成真。
  3. 三次挣扎:第一次,回首往事,痛心于情郎的离弃;第二次,欣赏自己的容貌,却又为无人赏识而叹息;第三次,抹上剩下的所有丹砂跳舞,在瞬间的绚烂中找寻永恒的解脱。牡丹
  4. 拭去余红:抹上剩下的所有丹砂,我认为这有一种不顾一切的浪漫和知晓谜底的坦荡和凄婉。
  5. 牡丹、金钗银钿:都是富贵与繁华的象征,反衬出舞女内心的孤怆和痛苦,营造了诗意的氛围,增添了别样的美感。
  6. 最后一句是我创作中最得意的一句。它讲的是被辜负的舞女为生活所迫还要在悲怆中为陌生人表演。和李清照不同,它不是“怎一个愁字了得”的悲叹的集中爆发,而是将情绪都隐起来,这些哀愁都像一缕轻烟一样,随着舞蹈慢慢地漫开来,升上去。它不是向内心的野兽妥协,也不是尽力去抗争,而是不还手、不放手,和这现实、这悲情融为一体,在舞蹈中升华起来。



批文:为什么写在周记本上??5.2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