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记-20200914 生物竞赛给予我的(未上交)



2020914 ___

生物竞赛给予我的


三年过去了,我的生物竞赛之路终于走到了尽头。三年很长,长到足够使我将生竞接纳为自己的一部分,被塑造与改变;三年也很短,短到结束时,我无法相信这仿佛将永远持续的特殊生涯在此时已经结束,没有任何许诺或表态,以这样一个平淡、自然的方式结尾,超出了我所有的想象。幻想永远无法真正实现。

回首漫长的历程,我在这段难忘的岁月里看到了真实的自己,在宏大的叙事观下不计其数的情感共振成了美丽的曲调,了结了拖滞太久的愧疚和遗憾,也略微抚慰了我没有通过省选的伤感。

如今我带着颓丧在高考的队伍里扑腾,品尝着因太久的松弛酿出的苦果不知所措,这一切都是直接来自生竞,根本源于我怠惰而不自律的缺陷。总的来说,生竞并没有提高我的自律性;而反过来看,我的生竞事业备受其荼毒。我一直认为自己的一切不幸与弱势都来源于此;但就是无法战胜自己的天性。我也很清楚,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自律——在理论和现实中都以各种典例不断提醒着我。

漫长的生竞之路没有拯救我,但它带着一种预言特有的幽深,仿佛呈现了我某个可能命运的缩影:高歌着走向注定的失败,能动性输给了现实。这种宿命感给我以另一个方向上的坦然,减少了一些心理负担。

因为不完美的结局我的回忆中关于生竞的部分会笼上一层阴霾,但这并不妨碍它继续保持自己的美丽。生竞真的给了我很多东西。

其一是人际关系。我通过生物竞赛认识了很多本与我无关的人,我们相互学习,在相互尊重的积极氛围中交流,建立起超越学术伙伴的友谊。在同样的竞赛文化熏陶下,我们越来越志同道合。还不得不提跨年级的关系。作为学习三年的“元老”,我和2017、2019级的学长学弟们都非常熟悉,我现在还记得今年4月30号的中午回到生竞教室时,看到管学长在黑板上为我们留下的诗——他想必是回来了一趟纾解他的思念——里面激励我们勇夺三金……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十分感动。我自己也为我校生竞事业尽了最后一份力量,留下几十本教材,五六本笔记本,电脑上的整理好的资料和一个关于各类药剂的wiki网页。希望能对我下一级的同学有所帮助。
(对了,我还留下了一个小生态盒,一抽屉的昆虫标本和历年联赛题。)

其二是自学能力。由于所学知识的专业性,我们必须几乎全靠自学掌握生命科学基础学科的专业知识。经过一个学期的停课自学(Which do harm to other subjects)我们提升了自己对于生物学科的核心素养和对陌生知识的学习能力。通俗地说,我们花了一个学期学会了啃书。这类能力对补高考课也有帮助。

其三是对自然和生命的热爱。无论已经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以及未来还要因此失去什么,我都必须要说:我是幸运的!在同学们上课的时候,我坐在实验室窗边那个堆满书本的座位,学习深海奇怪生物的奇怪构造和进化地位;同学们吃完晚饭回教室,我们在楼下挖土做生态盒;同学们放假了,我们解剖各种动植物,学习使用学校刚买的贵重仪器……有人说过多不必要的知识会误导我们生命的流向(在一次阅读材料里),我偏要予以反驳:正是这些角落里的真相积淀了我生命和灵魂的重量,增强了我的自信,丰富了我的言谈,开拓的我的视角。问一句“ 亚里士多德提灯是什么(海胆口器)” 或许和孔乙己问“茴香豆的茴有几种写法”一样,但把这个文艺、孤独的偏僻知识默默记在心里又何尝不是一件浪漫的事?

一个人可以用大把的时光探索。开拓自己的兴趣所在,并有一个绝大部分人许可的名号(为了强基,为了上好大学等),是多么快乐啊!我曾经如此快乐,这已经不是平凡的事了,好比世界对童年的呵护一直延伸进了青年的热血中,孩子一样天真的我啊,一路怀着希望和自信,唱着歌颂梦想的歌谣,不管天边愈积愈厚的阴云,直到撞在某一堵墙上,才知道一切都有结束的那一天,孩子眼中最美丽的花朵没有果实。

差不多就是以上那些。我还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三年啊三年。我可爱的生竞啊,也许到了哪个阳光明媚的适合回忆的日子,我会把我们的故事一段段写下来。别了,生竞,我会永远记住你。我爱你再见。



离离室中纸 一岁一枯荣
徒手搬不尽1 联赛过又生
远苍侵古道 新人接旧人
又送王孙去 萋萋满别情






我好菜啊我月考生物没有及格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